主页天使在线解答职场迷茫 》列表
热门关键字:  高考  分手  失眠  愤怒  网游
我要提问          

工作中被怀疑偷东西该怎么办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08-10-31 Tag:

问题与困惑

我是一名普通的清洁工人。半年前,我应聘了这份工作,来到这个单位。平时我工作勤勤恳恳,尽职尽责,从不迟到早退。单位里的人都对我很尊重,甚至很多时候,他们都很尊敬地称我一声“萍姨”。

  年初八那天,单位还在休假。我则被要求回去打扫卫生。其实也没什么,就是回去转转,做好必要的保洁工作就行。像往常一样,我抹桌、扫地、倒垃圾,很利索地完成了这些工作。临走时,我不经意地看了一下主任的桌面,上面像往常一样,依然铺开一些书本报纸什么的,好像被人家翻过似的。当时想,主任平时桌上经常就如此乱糟糟的,所以也就“见怪不怪”了,没想到……
  冤屈,不请自来 :没想到,过完年休假上班,我却遭受了一场莫名的委屈。那天,主任回来了。单位里的几个跟我熟络的年轻人对我说,主任好像丢了什么东西,心情极度郁闷,萍姨您这段时间最好就不要靠近他……
  我心里自然清楚他们对我的善意通知。如果平时说起这些话,我都不会在意。但是,那天我却由衷的不舒服。主任丢了东西,为什么非要跟我联系起来?为什么要特意提醒我?就因为单单是我,这个单位唯一的一个卑微的清洁工?清洁工犯谁了?我越想越觉得委屈,想竭力压住心中的怒火,然而,心里最先流下的却是悲伤的泪!
  镇定的回复:整个上午,单位里不同寻常的安静,办公室里的人都仿佛知道了主任的秘密,大家默默埋头工作,不问细节。干活?我哪有心思!我想径直走去主任办公室找他好好说明情况,但是,这不又给他一个怀疑的机会吗?我没做亏心事,用得着跟他费心去理论吗?我越想,心越乱。
  该来的始终要来。在楼梯口,我被主任碰见了,他叫住我。我心想,事情总有了结的时候,反正我是无辜的。与其被怀疑,不如痛痛快快地说出来。
  “你年初八那天,有没有见过什么陌生人进来过我的办公室?”他皱着眉头,心事重重地问。
  “没有,主任。”
  “那你有没有来过我的办公室?”
  我迟疑了一下,心想,来过又如何,不就是擦过桌子吗?
  “来过,只是擦了一下桌子,其他就再没什么了,主任。”
  他听了后,表情又回复到先前那样。
  我看得出他仍旧在苦苦思索,似乎那件丢失的东西对他很重要。怀疑一直没有离开过我。“主任,我可以保证,那天我只是进去您办公室擦了一下桌子。桌面上的东西没碰过。也没有看见其他人来过。”

 他见问不到什么东西,就打发了我。自那以后,我每次进他办公室时,都小心翼翼的。没有人确切知道他丢了什么。大家只是知道他丢的东西很贵重,也许就是一笔钱吧。
  也罢,我行事光明磊落,身正不怕影斜,我一直这样勉励着自己,度过了接下来的漫长的三个月。正当我逐渐学会忘记时,一句如冷箭般的恶语,把我再次从“一厢情愿”的遗忘中扎醒。
  那天,我去三楼保安办公室挂窗帘。一个保安员瞧了我一眼,接下窗帘布后,冷冷地对旁边一个文员说了一句:“不要让她进去换窗帘,不然,待会我们这里丢了东西怎么办啊?”
  哇!我差点被气炸了。事情过了这么久了,我一直还没脱掉一个小小保安眼光中的黑名单!我不堪忍受别人对我如此不公的歧视!我当时甚至立刻想到了辞职。但是,辞职不正是在说明我就是那个小偷吗?我以后该怎样是好?……

天使理解你

被人怀疑让自尊受伤害,确实是一件让人很痛苦的事情。

天使帮你分析

矛盾源自低自尊体系
 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我评价体系,这个体系最初形成时,是来自别人对自己的评价,这种评价会慢慢地在一个人的心理成长和发育过程中,形成他(或她)对自己的认识的架构,也决定了他会有什么样的自尊系统。在自尊系统建设过程中,有的人建设的正性因素多一些,那就是高自尊体系,通俗地说,也就是一个自信的人;如果在心理成长和发育过程当中,别人给予的评价都比较低,负性的因素就会多,那就演变成低自尊体系,他就变成一个自卑的人。
  两种不同自尊体系的人在对待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时,他们的选择是不一样的:
  在别人的评价中可能有正性的部分,也有负性的部分。高自尊体系的人往往会选择接收别人对自己评价正性的部分,即接收到的就是别人在赞扬我;而低自尊的人接收到的就是,别人在说我不好,会很敏感地捕捉到背后的意思,而且有意识地加工成不好的部分。
  低自尊体系的人平时会很注意观察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和评价,一旦他发现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不够高,他的情绪立即就会受到影响,对自己产生否认,就会有自卑感,甚至把自责的情绪表现出来,觉得自己不好。
 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,每个人的人格都是独立的、平等的。案例中的这个清洁工是因为两个方面的原因影响到她不平等,首先,她已是一个低自尊体系的人,同时,她的社会角色又是一个相对的低社会身份。来自两个方面的力量让她在案例中的现实事件下,产生了一个难以应对的问题。
  类似案例中的事件可能会发生在很多人身上。在面对这样一个事件的时候,如果她是一个高自尊体系的人,影响会小很多。因为在事件中,他本身并没有做什么,但他却很害怕别人认为他做了什么,这就是低自尊体系中的自我的原因。同样,如果他的社会角色是一个相对的高社会身份,也不会产生这样的问题。

可怕的不是投射,而是认同
 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我,这个自我包括对待事物的态度、价值观和道德观等。而这些都来自于过去在生活中积累的经验,在我们和别人相处当中,别人总是拿他过去积累的经验投射到我们身上。本来是他自己的想法,他却会以为你也这样想。
  比如,我们在听电话的时候,如果我们听到的声音很小,我们就会大声地说,因为我们觉得自己说的话别人听到的声音也很小,所以我们就会很大声。这就是投射,是自己主观的东西强加给别人的。
  当一个群体当中发生了偷窃的事件之后,很多人都会投射,他们投射的对象就是社会身份比较低的人,这个投射不是客观的,因为低社会身份并不意味着低人格,也不一定是低道德。但是很多人有这样的经验,所以,他们就错误地投射到案例中的主人公身上。而这个时候,这个被投射的人恰好是一个低自尊体系的人,这就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:她认同了!可怕的不是投射,而是认同!别人怎么看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怎么对待别人那样看。
  现在的问题就是,别人投射在她身上,她自己也慢慢的认同了,甚至开始怀疑自己,因为她接受了别人的价值观,“就应该是清洁工偷的东西”,当她有这样的认识时,她就开始有委屈,有心理冲突,甚至是近乎于愤怒,这种复杂的情绪使她的心理空间非常紊乱。

  天使给你建议

1、对自己的自尊体系进行评估。评估自己是一个高自尊体系的人,还是一个低自尊体系的人,澄清以后就能明白问题的产生,并不只是事件本身,而是一些因素的综合作用。
  2、澄清自己对投射性认同的态度,是不是容易产生投射性认同的人,当别人有投射的时候,一定要分清是投射,还是自己的观点,如果是投射,坚决不接受,因为那对自己是不利的。如果能分得清楚,就会减少别人带来的心理负担。
  3、在认知上,社会角色不同,有高低社会身份之分,但绝对不是和人格、道德品质相对应的,人格上每个人都是平等的,只要你不去认同别人的投射,别人是无法给你带来伤害的。
  4、发泄负面情绪。心里的委屈、愤怒、自责、悲伤等情绪都需要发泄掉,表达出来。可以把这些说给身边自己信任的人,一方面是一个表达、发泄,另一个方面也是寻求支持的力量。表达的时候,更多的不是这个事件本身,而是由于这个事件而产生的一些情绪和感受到的,可以通过言语、眼泪等表达出来,这才是能帮助到她的。


最新发表共有 0 位网友发表
                
我要发表
内容:(为了得到更快的回复,请看提问参考)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