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心理生活婚恋家庭 》列表
热门关键字:  高考  分手  失眠  愤怒  网游
我要提问          

每一个细节都影响爱情结局

来源: 作者: 时间:2009-03-10 Tag:

天使导读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谁导演这场戏,在这孤单角色里……故事如果注定悲剧,何苦给我美丽,演出相聚和别离……” 爱情的确像一出戏,而编剧和导演,其实就是我们自己。与其幽怨,不如为自己改写一个新剧本,也许没有悲剧那么悲戚,没有喜剧那么搞笑,没有言情剧那么浪漫,但却能让我们塌塌实实地得到幸福。

     “是谁导演这场戏,在这孤单角色里……故事如果注定悲剧,何苦给我美丽,演出相聚和别离……” 爱情的确像一出戏,而编剧和导演,其实就是我们自己。与其幽怨,不如为自己改写一个新剧本,也许没有悲剧那么悲戚,没有喜剧那么搞笑,没有言情剧那么浪漫,但却能让我们塌塌实实地得到幸福。

  
爱情不是——控制与反控制的游戏

  所有的亲密关系都必然或多或少带着不确定的色彩,惟有接受这一点、才能避免总要操纵对方来获得暂时的安全感。

  案例:近来,晓敏对相恋10年的男友越来越不满。一次男友聚会回来,晓敏指责他不思进取,提出分手,并搬回自己家住。

  没想到,男友这次并没有再来找她。晓敏想不通为什么过去百依百顺的男友,这次如此绝决。

  尽管她每天都要给他打电话、发短信,几个月之后,两人关系依然在冰点。在咨询室里,她不停地追问咨询师:我该如何做,才能够找回他对我的爱?

  解决:该如何做,才能够找回失去的爱!茫茫人海中,这个问题不知侵蚀着多少人的心灵。

  咨询中,晓敏给咨询师的印象是极度的焦虑(她不断要求建议,不能满足就焦虑并指责)。 恋爱10年,她已习惯了男友的忍让,“分手”是她常用的伎俩——每当她对男友不满就提出分手。现在,她第一次完全丧失了控制感。

  咨询中,晓敏逐渐意识到,这种“操纵-被操纵”的关系,是她的典型情感模式,可谁能够永远接受被操纵的身份呢?晓敏必须学会接受关系中的不确定性,可以参考的几点策略有:

  -停止电话追问,给男友留些空间;否则,逼得越紧,他逃得越远。

  -特别想给男友打电话时,可以转换一下环境,比如出门散步;或者转换一下对象,比如给朋友打个电话。

  -寻求朋友的帮助时要注意,朋友是支持来源,不是救命稻草。如果拼命抓住朋友不放,让朋友承担所有焦虑,时间长了朋友也难以忍受。

  -要学会采用一些其他的方式处理自己的焦虑,比如听音乐、写日记、适度体育锻炼(尤其是瑜伽等能令人身心放松的锻炼)等。

  
爱情童话为谁守候

  亲密关系的第一要素是:真实。如果离开了真实性,再美好的东西,也是镜花水月。也许,你爱上的只是自己的影子。

  案例:高中时,文彬爱上邻班一个女孩。他觉得她有种朦胧的美,而且她有个同样朦胧的名字,霁月。

  之后的十年中,文彬一直都在追求他的梦中女孩。从最初的纸笔信件、长途电话,到新兴的网聊、短信,两人一直保持联系。但对于感情,她既不接受、也不拒绝。

  她每次都说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,不要为她放弃什么;可事后,她又总会抱怨文彬并不是真的在乎她。文彬不知道到底该如何选择。

  解决:文彬从来没有与霁月发生真正的恋爱,虽然有时他觉得两人很亲密。实际上,他连霁月究竟是怎样的女孩子都说不清楚,除了她若即若离这一点。

  可以推测,霁月在建立亲密关系上有自己的问题,亲密对她来说意味着某种危险,她焦虑、恐惧、回避,却又不能放弃。那么对于文彬来说,他的亲密关系模式又是怎样呢?文彬的内心舞台上上演的,是一

  部凄婉、惟美的爱情童话。在这个童话中,男主角浪漫、痴情、忧郁,为爱守候一生,而女主角完美、朦胧(只有朦胧才能保持完美)、迷离闪烁。

  十年来,他爱上的不是真正的霁月,而是为了符合心中原型童话版的霁月;或者说,他爱上的是自编自导自演的这个剧本本身。

  霁月带有自己的问题,但也正因为她的问题,她被邀请来出演,给他欢乐也给他伤痛。

  我问文彬,是什么阻碍了他在去留之间做出决定。文彬说:她从来没有明确说出来,到底要我去还是要我留。

  可是文彬,实际上,选择的权利一直在你自己的手中;你如此难于做出抉择、以至于否认自己抉择的权利和责任,是因为无论选择哪一条路,都必将令这场你最钟爱的戏剧曲终人散么?

  
摘下取悦他人的面具——哪一层是自我?

  怎样才算是投入一场感情?怎样才算是付出?又有什么是底线?我们要屈尊降贵、委曲求全,放弃真实的自我以迎合对方的需要吗?而对方,真的会对这种“付出”感激和回报吗?

  案例:湘宁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每段恋情维持的时间都不长,每次都是男友提出对她没感觉。

  “可我一直在努力扮演他们喜欢的类型啊:A君喜欢特立独行,在他面前我就一直很有个性;B君喜欢温柔女生,和他交往我就成了依人小鸟,还专门留了长发……可为什么我总失败?怎样才能抓住他们的心呢?”

  解决:湘宁一直都在扮演父母的乖乖女、老师的好学生、朋友的开心果。然而,恋爱失败让她开始怀疑自己扮演的能力。她来咨询的目的,是为了更好地扮演别人期待的角色。

  我问湘宁:真实的你,是什么样子呢?

  湘宁说:嗯……我也不知道。好像我就是很百变的吧(说罢她甜甜一笑,露出一口糯米细牙;显然,她又在扮演我“最喜欢”的好病人了)。

  她如此习惯迎合别人,就像川剧变脸,揭下一层又一层后,最终找不到真实的自己。一般人际关系还可通过面具维持,但是对亲密关系,又有谁愿意和假面玩偶生活在一起呢?人的内心结构和交往需要都是复杂的、立体的和变化的,无法用“他喜欢特立独行的”、“他喜欢温柔可人的”这样简单的话来概括。

  希望通过掌握简单的规律就能发展人际关系,本身就是不现实的期待。湘宁之所以把人性看得很简单,是因为自己内心世界的肤浅。

  在湘宁的成长中,把大量的精力投注在如何扮演别人“最喜欢”的角色上,而忽视了自身的成长和发展。

  是该把这些精力收回,投注在对自我的探索和完善上了;惟有如此,才能够成长为一个有内涵、有魅力的人,才能够在未来赢得真爱。


上一篇:唤醒六个爱情“白日梦”
下一篇:没有了
最新发表共有 0 位网友发表
                
我要发表
内容:(为了得到更快的回复,请看提问参考)
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 注册